《楚昭昭陳洛》[楚昭昭陳洛] - 楚昭昭陳洛第70章(2)

>「這位公子,咱們的水煮樓三日後開業,這是咱們的優惠券,可抵五十文銀子,有效期半個月。」
他說著將一張紙遞給了駕馬車的楚一澤。
楚一澤伸手接過,還沒等開口,就見一個掌柜模樣的人沖了過來。
那掌柜將小二直接拉到身後,臉上陪着笑,「原來是楚家公子,來來來,跟小的進去就是了。」
楚一澤點點頭,將馬車的帘子掀開,扶着一個婦人下來。
掌柜趕緊讓人抱了凳子過來。
待看見馬車上下來的幾個小姑娘時,掌柜的眼神就亮了亮,其中這裏面,定有尊貴的小皇后了。
東家說,這小皇后的股份佔了七成,可是最大的東家!
這會兒是在大街上,他雖沒有下跪,態度卻是明顯恭敬了更多。
「這邊請。」
掌柜伸手作請。
剛才有人已經去尋許正白了,眾人到了門口,就見他一身白袍匆匆迎了過來。
「諸位,請。」
許正白同樣伸手。
待面不改色地將眾人迎到了一間屋子裡後,他這才難掩激動地將袍子掀起來,徑直衝着楚昭昭跪下。
「草民許正白見過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萬安。」
他確實沒想到這麼快又能見到這個小皇后,這可實實在在是他的貴人啊!
在籌備水煮樓的日子裏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穿越過來後的順風順水……穿越之前,他接連開了三十七家火鍋烤肉店,算是實現了人生路上的第一波小富貴,可天有不測風雲,沒等第三十八家開業,一次出差視察的時候,他的剎車片失靈了。
是他最親近的朋友做下的……於是再次醒來的時候,他就成了大盛國的一個十三歲考中秀才,卻考了十年都考不上舉人的窮酸秀才……當什麼破爛秀才啊。
於是他憑着自己獨有的火鍋配方,借了錢在趙縣開了第一家火鍋店。
火鍋店不僅僅在趙縣受歡迎,也引得其他縣裡的人爭相來品嘗,不過短短一年,便賺了五六萬兩銀子。
他經商多年,心思敏銳,可還是被貪財的縣太爺盯上了。
一開始是故意讓他上交銀子,他交了。
店裡的生意越來越好,銀子交的越來越多,這並沒有止住縣太爺的貪婪,直到他設局將火鍋店佔為己有。
幸虧自己早有準備,將賺到的銀子提前換成了數張銀票,跑路了。
那日來到京城後,本着來玉春樓買醉消遣的想法,沒想到卻被老天爺眷顧了一次。
許正白在心裏搖了搖頭。
這哪裡是被眷顧,簡直就是被老天爺將飯硬塞進了自己嘴裏。
「你給我七成,不嫌多?」
楚昭昭從袖子里將那一張紙拿了出來。
這紙上有許正白的名字和手印。
楚家眾人是不知道這件事的,聞言好奇地看了過來。
不過都是好奇,倒是沒什麼驚訝,一個新奇的店而已,能賺多少銀子啊。
「不多,如果沒有皇后娘娘的話,草民是半分也留不住的。」
許正白鄭重其事道。
這可是在京城啊。
他相信自己,水煮樓開起來,一定會比在趙縣賺的更多十倍不止。
而京城權貴如雲,他背後若是沒人,被摁的死死的也正常。
楚昭昭哦了一聲,將那張紙裝了起來,「那好吧,你放心大膽的干,我罩着你就是了。」
眾人聞言差點笑出了聲。
可楚一澤沒有笑,他端起旁邊的茶杯看着面前跪着的年輕人。
在那日妹妹回宮後,他也知道了在玉春樓里發生的事情,於是他就讓人將徐正白仔仔細細調查了一遍。
趙縣,火鍋店,據說店中的客人日日爆滿,座無虛席。
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的裝飾,並沒有多華麗,之前玉春樓的許多東西都拆掉了,此時看起來真是平平無奇。
京城裡有許多專供權貴的酒樓,皆在裝飾上下了不少功夫。
那這個水煮樓的價格……楚一澤的目光將落在了面前的牆上。
原本空白的牆上此時畫了火鍋熱氣騰騰的樣子,旁邊的寫着各種各樣蔬菜肉類的價格。
許正白見他往牆上看,便笑着開口,「咱們這的定位是百姓也能吃得起,平均下來,一個人不到幾百文而已。」
其他的酒樓雖好,可座位少。
他這裡,上上下下足足有三層,僅第一層,就安排了上百個桌位。
有句話叫,薄利多銷。
眾人正打量的新奇,就見熱氣騰騰的鍋子端了上來,順帶着有人推了個小車子進來,上面放着各式各樣的蔬菜。
「雲姐姐,你的口水……」楚昭昭忍不住出聲道。
雲妃的目光緊緊地盯着那個鍋子,簡直比剛才見到雲夫人還要親近。
「我閉着嘴呢。」
雲妃趕緊道。
可這一開口,她的口水就流了下來。
眾人:……其實就連楚昭昭自己,也忍不住吧嗒吧嗒嘴,頭上一陣**感。
真上頭啊!
許正白親自上手伺候,給眾人調了蘸料。
這些東西,他剛來的時候都是沒有的,好在他對這些東西的製作過程如數家珍,自己足足研究了半年才齊全了的。
「好香!」
雲妃忍不住叫道。
這時,明嘉的小肚子也咕嚕嚕響了起來。
「大家先喝一杯甜汁,等鍋開了要先下肉煮。」
許正白囑咐道。
「這甜汁好像是有一股藥味,但卻是甜的。」
楚小六急着開口。
許正白,「這火鍋有些辣,普通人的肚子是受不住的,這是草民自己製作的葯汁,預防……」他的話還沒說完,就有小二咚咚咚敲起了門。
「諸位稍等。」
許正白說完,朝外面出去了。
小二在他的耳邊面上焦急地說了幾句,許正白下意識地看向了裏面的眾人。
「她真的是皇后娘娘的外祖母?」
許正白壓低了聲音。
「那老夫人是這樣說的,她現在已經在地上躺着了。」
小二擦了擦頭上的汗,面色為難,「主要她身份確實特殊。」
主要是,他們上前說三日後開業,可那老夫人直接就坐在地上了。
他拽都拽不起來。
更嚇人的是,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當今皇后娘娘的外祖母,如假包換。
「現在外面已經圍滿了人,我想將她先帶進來,她卻不讓,這……」小二頭上的汗再次滴落,他小聲道,「要不咱們讓楚夫人出去一趟?」
畢竟,是皇后的外祖母,那不就是楚夫人的娘嗎?
許正白快步走到窗戶邊上看了一眼,果然見下面圍了許多人,其中一個老太太橫躺在地上,手裡還緊緊拉着一個虎頭虎腦的男孩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