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姜知芮沈沐霖原名》[姜知芮沈沐霖原名] - 第1章(2)

沐霖卻被她那句『當年』刺的雙目猩紅。
冰涼的指尖挑起她的下顎,他無聲勾唇。
李卿卿心尖一顫,還以為是苦肉計過了關,媚眼如絲的看着身前的男人,軟了腰肢去攀他的脖子,急切的想將唇角送上去。
下一秒,手臂卻被無情扯下,連帶着,她整個人都被用力甩到了地上。
不等她回神,沈沐霖將手裡的手機扔下去。
發著亮的屏幕正好停在,李卿卿躺在一個白人懷裡,和他嘴對嘴喂酒的照片上。

======第12章======
那張照片上的李卿卿笑得有多嫵媚開心,跌坐在玄關處的李卿卿面色就有多難看。
那張清純的臉蛋上,是揮之不去的媚色和駝紅。
李卿卿的視線掃到那下面的字上,後知後覺的恐懼如潮水一般湧來。
緊隨其後的,是沈沐霖陰沉泣血卷着濃烈寒意的譏笑:「李卿卿,這就是你所謂的省吃儉用,那兩百萬,你就是這麼給我省出來的?」
「還是說,那錢根本不是你的?」
「不!不是!」
李卿卿驚恐的撿起手機就想把那文檔刪除。
好像,看不見就不存在。
沈沐霖卻一把將手機搶回來,一字一句將那兩百萬的來歷念給她聽。
那素來溫潤如朗玉的聲音,再沒了從前的溫和,冰冷的好像從冰山上鑿下來的冰渣。
李卿卿心底最後一絲希冀也被打碎。
可是,為什麼!
過去這麼多年,他早不查晚不查,偏偏在這時候去查?
李卿卿不甘心,撐着地面起身挪到沈沐霖腿邊,指尖抓住他的褲腿,可憐兮兮的看着他。
「阿霖,我做這一切,都是因為我愛你啊……」8
「明明我們之前才是一對不是嗎?所有人都說我們很配,我只是想你再多陪陪我,我不想你不理我。」
彎腰扯着李卿卿到眼下,沈沐霖眼底的鄙夷和輕蔑毫不遮掩。
「愛我?李卿卿,你愛人的方式還真是讓人無福消受。」
「如果欺騙和謊言就是你所謂的『愛』,那你的『愛』怕是這輩子都不會有人接受。」
「不是!阿霖,你可以怪我騙你,可是你不能否認我對你的愛!」
李卿卿不信沈沐霖會對自己這麼無情,她始終認為只要她在他面前弱些再弱些,他一定會心軟。
沒有哪個男人會抵擋得住她的無辜和眼淚。
可偏偏這一次她失策了。
男人的眼底別說情緒,半點漣漪都沒有。
片刻,沈沐霖譏笑一聲,能坐上這個位置,他不是沒有腦子,只是以前他信她。
現在沒了這層信任,想到李家目前的處境,他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
「李卿卿,別這麼拐彎抹角,說直白點兒,你愛的,到底是我,還是我現在能給你,給李家的東西?」
輕飄飄的一句話,將李卿卿想方設法掩藏的心思剖析出來,一覽無遺。
李卿卿慌了神,空白的腦子在這一刻,連一句辯解的話都說不來了。
陰冷的低笑從喉嚨里溢出,沈沐霖一個多餘的施捨都沒有給李卿卿。
修長的手指握住她的脖子將她提起,那雙眼睛裏包含着的情緒,是她從未見過的腥風血雨。
恐懼終於有了反應。
從最初的一星半點,到最後爬滿她的四肢百骸。
李卿卿再沒了最初的自信,巨大的窒息感幾乎要將她吞沒。
她無助的扒拉着沈沐霖的手,他的手卻像磐石一樣緊緊附在她的脖子上,紋絲不動。
就在胸腔里的氧氣即將耗盡的時候,她的身子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『砰』的一聲響,疼的李卿卿五臟六腑都好似錯位了一般。
她再沒了力氣。
沈沐霖卻沒想放過她,扯着她的衣擺不顧她的驚慌尖叫,連拖帶拽的將她扯出了屋子。
無情的將人扔在垃圾箱邊,沈沐霖居高臨下的看着李卿卿,殘忍的勾唇,笑得人心驚。
「李卿卿,騙我就得做好承受我怒火的準備。」
「不過我跟你的賬暫且拋開不談,今天回去,你最好給我祈禱姜知芮平安無事,她在外面的這段時間要是掉了一根頭髮,我要你生不如死!」
「最後,帶着你的噁心,給我滾!」

======第13章======
李卿卿被嚇得魂不附體,端莊得體的來,失魂落魄的走,哪怕有一肚子的心思,她這會兒也不敢再造作。
雖說現在是法治社會,可是剛剛沈沐霖看她的眼神,真的好像恨不得將她殺了。
她現在只想躲遠些,旁的什麼都不敢想了。
……
這一晚,沈沐霖一夜未眠。
他給助理打電話,一個晚上,整整50通電話,平均每隔幾分鐘打一個,只為一遍又一遍的確認,他花錢僱傭的人有沒有找到姜知芮。
最後一通,助理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好久。
不知道是被上司折磨的瀕臨崩潰,還是對上司自欺欺人的行為感到無語。
那是他第一次忤逆上司,一字一頓,極其清晰的告訴他『夫人難產死了』。
幾乎是他話音落下的瞬間,電話就被沈沐霖給掐斷了。
助理看着黑屏的手機,長久無言。
……
第二天,別墅的門被敲響。
開門的是家裡的傭人,看到來人是沈沐霖身邊的助理,她沒多問,老實放行。
助理拿着一個密封袋徑直走進屋內。
客廳里,素來乾淨清爽的男人沒了往日的清風霽月。1
盤腿坐在一堆酒瓶**,他眼下烏青濃重,下巴上鬍子拉碴。
看到來人,他皺了皺眉,不是自己想見的,他又把腦袋低了下去。
看着周邊沒開封的酒——
紅的、白的、啤的,應有盡有,可這該死的酒精過敏,他甚至連宿醉的念頭都不能有。
他怕他喝了,姜知芮會更生他的氣。
姜知芮不讓他喝酒的。
助理嘆了口氣,上前將密封袋遞給沈沐霖。
沈沐霖沒接。
助理又好事做到底,貼心的把密封袋打開。
裡頭,是他拜託醫院裏的人找來的姜知芮的死亡證明。
「總裁,人總得往前看,夫人那麼愛您,她一定也不想看到您這幅樣子,更何況,你們的孩子還小……」
「閉嘴!」
沈沐霖泄憤一般將手裡的酒瓶扔出去,喉嚨沙啞的好似生了銹的鐵塊。
「為什麼你們所有人都要跟我說姜知芮死了?明明她昨天還來了!她明明還在罵我!她說我是混蛋!她怎麼就死了?」
他這話說的滲人,助理沒多想,只當他相思成疾,放下死亡證明後便沒再多待。
結果下午,沈沐霖就因為高燒住進了醫院。
這次發燒,幾乎要了他半條命,要不是送醫及時,他怕是真的要和姜知芮團圓了。
……
再醒來時,外頭的天都是黑的。
床頭柜上擺着一個保溫壺,壺裡裝着恆溫的粥。
那熟悉的香味刺激着沈沐霖的味蕾,拉扯着他的神經,好不容易回過神來,他身子狠狠一顫就想下床。
沈原過來的時候就見他在那狼狽的拔針,嚇得他差點把手裡的聽診器給甩出去。
「你瘋了吧!燒到40度你還不老實?你不要命了?」
強硬的把人摁回床上,沈原屁股還沒落凳,沈沐霖掙扎着又要起來。
「你別攔着我,姜知芮給我送粥來了,我就知道她捨不得我難受,我再不去找她,她待會兒又不見了。」
沈原眸光一沉,手下的動作重了幾分,語氣落下去:「何必呢?」
沈沐霖抓着被子不說話了。
後退一步坐在椅子上,沈原疲憊的轉了轉脖子,好半天才滾着喉嚨無奈的看向沈沐霖:「一開始不珍惜,你現在這樣是在做給誰看?」
「只要沒瞎,是個人都能看得出姜知芮對你到底如何,沈沐霖,是你自己不珍惜,你怪不得別人。」
沈沐霖認了,一句沒反駁。
可是,他也沒怪別人,他只是想把姜知芮找回來而已。

======第14章======
沈原沒見過這麼狼狽的沈沐霖。
哪怕是當年沈家落魄,他也能挺的起背脊,扛起那要塌下來的天。

猜你喜歡